yabovip777

掠过佛莱堡(2008-11-13 掠过佛莱堡 卢麒元 久违了,佛莱堡(Freiburg) 。我曾经多次神游你这神奇 的土地。 佛莱堡,位于黑森林南部最西端,隶属于德国巴登福腾 堡州,人口二十一万多人,是德国最阳光灿烂的城市。我注 意这个名字,倒不是因为这里的阳光。而是以这个名字闻名 于世的经济学流派——佛莱堡学派。我记着那些名字,瓦尔 特欧肯 (Walter Eucken) 、 威廉卢扑克 (Wilhelm Roopke)以及伟大的路德维希威廉艾哈德 (Ludwig Wilhelm Erhard) 。 一、佛莱堡学派的价值。 或许,佛莱堡藏着一把中国寻找了许久的钥匙。 作为德国历史学派的落日余辉,佛莱堡学派算不上辉 煌。佛莱堡学派,模糊了德国历史学派对历史特性的认知, 接受了新自由主义的一些重要思想。这种模糊和接受,从经 济学意义上讲,使得佛莱堡学派失去了传统历史学派的特 征,以至于他们的经济学失去了鲜明的个性。加之,第二次 世界大战之后,美国如日中天的地位,更加使得战败国经济 学家们显得无足轻重。 然而,正是基于对两次战败的痛彻思考,德国经济学家 们进行了勇敢的扬弃。佛莱堡学派在骨子里始终坚持历史学 派的一贯思想,但在形式上向新自由主义进行了全 面妥协。 建立了战后的社会市场经济 (social market economy)概念。历史很有趣,佛莱堡学派在 经济学上的近乎失败,正好促成了他们在社会实践上的完美 成功。他们的主张,以及他们身体力行的实践,使德国仅仅 经历一代人,就全面振兴了经济,成为欧洲最强盛和最具活 力的经济超级大国。多年以后,艾哈德先生 成为俄罗斯总统普京的偶像。 佛莱堡学派大气、深邃和淡定。 了解佛莱堡学派,就必须关注德国历史学派与奥地利学 派的百年论战。此次论战,发生于 1840 年到 1941 年。这个 时期,正是德国形成民族国家、实现工业化、跃升为军事强 国的历史时期。 一般观点认为, 这是一场关于方法论的论战。 事实上,这是关于主体性的论战。德国历史学派始终坚持历 史特性和文化特性的重要性,用归纳推理的方法,揭示经济 现象和经济规律。奥地利学派则坚持普遍性和一般性原则, 认为只有抽象的经济人和经济行为,才是经济学研究的对 象, 经济学原理具有普遍适用性, 应该使用演绎推理的方法, 揭示经济现象和经济规律。 其实, 历史学派坚持的历史特性, 用中国人的话来说,就是关注个体的特殊性,也就是要坚持 实事求是。说到底,他们想要坚持德国在经济理论中的主体 性。实际上,这已经脱离了归纳推理或演绎推理的方法论范 畴,深入到了世界观范畴。其实质,是强调一个民族国家的 自主与自觉。历史学派强调,任何先进的理论均具有历史的 局限性,在特定的时间和空间,理论与实践必须实现高度的 吻合,才是有效的,或者说先进的。脱离了实际情况,理论 并无先进性可言。也就是说,适应性重要于先进性。这一点, 倒是体现了德国人的哲学修养与民族个性。当然,在大英帝 国如日中天的岁月里,与古典自由主义一脉相承的奥地利学 派,坚持普遍性和一般性原则,也是可以理解的。奥地利人 一直周旋于欧洲列强之间,天生具有世界人 的气质。 这也是非常值得当代中国人深思的地方。我们太过简单 地接受了一般性原则,而忽略了中国的历史特性。历史一再 证明,脱离现实的先进性总是不断地制造 落后。 正是在百年论战之后,佛莱堡学派诞生了。它在坚持历 史特性的同时,作了极富智慧的妥协。也可以这样描述,佛 莱堡学派吸纳了自由主义的精华,并根据德国特定历史条 件,创造了社会市场经济理论。尤为可贵的 是,艾哈德(经济学家及第二任联邦德国总理)等人,身体 力行将这一理论,成功地转变成联邦德国的制度和政策安 排,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energysolarca.com/,弗赖堡队并获得了空前的成功。 请注意社会市场经济概念。显然,佛莱 堡学派深刻认识到市场经济的好处。 他们没有继续走 战时计划经济的老路。他们彻底接受了产权私有这 一市场经济的前提条件。但是,他们同时非常清楚地理解, 产权私有条件下市场经济的弊端。艾哈德认为,生产力的快 速发展只有在经济自由的基础上才能实现;实现社会市场经 济的目标是要使越来越多的德国人民走向富裕。因此,他们 在推进产权私有和建立现代市场制度的同时,强化了国家公 共财政转移支付能力,保持着极高水准的二次分配力度。佛 莱堡学派对政治组织和金融寡头极其敏感,德国的经济制度 设计有效约束了官僚权力和金融寡头的发展。联邦德国的经 济制度,有效缩小了贫富差距,实现了国民的共同富裕。不 通过国家占有生产资料,让市场有效地配置资源,使生产力 得到快速发展;同时,国家强制性介入二次分配,实现效益 之后的公平与公正,保障较高的国民福利,也同时保证了消 费与供给的平衡。 联邦德国非常好地实现了, 国内经济均衡, 国际经济均衡,人口与资源的均衡,阶级之间的利益均衡。 佛莱堡学派具有高度的哲学理性。他们认同产 权私有制度和现代市场制度,与此 同时,他们也高度重视并深刻理解社会的含 义。他们将社会主义的着力点,从生产资料 所有制上轻轻转移,巧妙地放置在社会再分配上。他们通过 强化公共财政政策,克服了传统自由主义市场经济的弊端, 较好地在资本主义实现了社会主义理想。同时,他们通过有 效地制度约束,将行政官僚和金融寡头的权力控制在特定范 围之内,较好地解决了政治垄断和经济垄断的弊端。联邦德 国的经验广泛地被其他资本主义国家借鉴。 佛莱堡学派没有简单地接受美国(占领者)新自由主义 的指导,也没有固执地拒绝马克思主义影 响,他们选择了一条折中的路线。佛莱堡学派的定力,来自 于德国历史学派对历史特性的深刻理解。我 将德国历史学派的历史特性阐释为 主体性。正是因为这种宝贵的主体性 ,佛莱堡学派得以超越意识形态束缚,挣脱世俗政 治纷争,规划出一条适合德国的道路。 佛莱堡学派对于中国的借鉴意义是不言而喻的。主体性 或许就是打开愁城的那把钥匙 。 二、新自由主义的局限性。 自由美丽得像花一样。 深入理解德国的历史学派,就必须了解他们的对手奥地 利学派。 在历史学派沉寂之后,奥地利学派在英国和美国得到了 发扬光大。其中,最亮丽的部分就是新自由主义。 新自由主义作为经济学理论,产生于二十世纪二、三十 年代。他的代表人物恰好是奥地利经济学家路德维希 冯米塞斯(Ludwig von Mises)和哈耶克(1Hayek, Friedrich August)。秉承奥地利学派的一贯思想想,新自由主 义仍然坚持他们的普遍性和一般性原则。概括起来大约主要 在三个方面:产权私有化;贸易自由化;价格市场化。新自 由主义对古典自由主义进行了完善和发展。它总结了三十年 代世界经济危机暴露出的自由放任市场的问题,为资本主义 的现代化寻找出路。仔细推敲新自由主义的思想脉络,笔者 惊奇地发现,他们与佛莱堡学派有着某种惊人的相似。他们 在坚持古典自由主义原则的同时,向社会 主义进行了一定程度的妥协。有意思的是,他们将这种妥协 归结为道德学说。他们认为,人是道德的存 在物。并以道德学说为理论基础,重新梳理 了古典自由主义经济理论。 笔者认为,新自由主义是古典自由主义和马克思主义激 烈碰撞下,人类思想进步的新的里程碑。它对于二十世纪, 以至于二十一世纪,人类的社会实践产生了难以估量的影 响。 新自由主义无疑为资本主义发展提供了宝贵的思想基 础。自然地成为冷战时期,对抗社会主义的有力思想武器。 客观地说,新自由主义是有进步意义的,它在强调人的自由 的同时,强调了人的尊严,人的权利。并使这一认识,转变 成现代资本主义的制度和政策安排。新自由主义反对社会主 义的同时,也反对帝国主义(至少形式上如此) ,这对人类 和平是有积极意义的。 新自由主义适应了历史发展的需要,其理论获得了蓬勃 地发展。广义的新自由主义几乎涵盖了现代西方经济学的大 部分流派。包括:伦敦学派;货币学派;理性预期学派;公 共选择学派;供给学派等等。新自由主义发展到二十世纪七 十年代末,开始了重大调整,出现了新保守主义,也就是以 里根总统和撒切尔夫人为代表的撒切尔主义。他们对资本主 义公有制和福利主义过度发展进行了修正。新保守主义影响 巨大,掀起了新一轮私有化浪潮。这一浪潮也同时席卷了整 个社会主义阵营。中国正是在此时开始了改革开放。 新自由主义不仅仅获得了理论上的成功。尤为重要的 是,它延伸成为影响深远的社会实践。 ,华盛顿共识 (Washington Consensus)就是新自由主义的经典之作。该共 识包括十个方面:①加强财政纪律,压缩财政赤字,降低通 货膨胀率,稳定宏观经济形势;②把政府开支的重点转向经 济效益高的领域和有利于改善收入分配的领域(如文教卫生 和基础设施) ;③开展税制改革,降低边际税率,扩大税基; ④实施利率市场化;⑤采用一种具有竞争力的汇率制度;⑥ 实施贸易自由化,开放市场;⑦放松对外资的限制;⑧对国 有企业实施私有化; ⑨放松政府的管制; ⑩保护私人财产权。 美国著名学者诺姆乔姆斯基在他的《新自由主义和全 球秩序》一书中明确指出 新自由主义的华盛顿共识 指的是以市场经济为导向的一系列理论,它们由美国政府及 其控制的国际经济组织所制定,并由它们通过各种方式进行 实施。这标志着新自由主义发展的全球化趋向。 若想真正吸收新自由主义的思想精华,就必须清楚新自 由主义的局限性。 首先,新自由主义的道德学说缺乏足够的制度支持。美 国次级按揭贷款引发的金融危机是一个很好的例证。市场行 为一旦脱离道德边界,必须依靠基于道德的制度约束,而不 能依靠道德本身。道德本身对经济人行为缺 乏足够的强制性制约力量。尤其当这个经济人 是以国家形式出现的时候,道德学说几乎没有任何 约束力。 其次,不对称的贸易自由必然导致贸易不公平。新自由 主义的国际自由贸易是一种单边自由。国际 贸易规则制定权掌握在发达国家手中。由于,后发达国家不 掌握商品的定义权、定性权和定价权,处于被动买卖状态, 一体化规则始终在侵犯弱者的自由 。 英国人曾经将鸦片作为商品, 自由 地贸易中国的白银;美国人正在将卖权包装 成信用资产, 自由地贸易中 国的外汇储备。 从某种意义上讲,在二十世纪七十年代后,新自由主义 沦为了金融殖民主义的理论依据。这一点与古典自由主义颇 为类似,古典自由主义始终是十九世纪和二十世纪殖民主义 的理论依据。历史惊人的相似! 最后, 自由被强制嵌入 封闭的经济体系当中,破坏了旧系统的均衡。从南美国家开 始,到前苏联,强制嵌入的自由市 场经济导致了旧经济体系崩溃,给相关国家带来国 民财富的巨大损失,导致相关国家国民福利水平历史性倒 退。先进性脱离了适应性, 往往比落后更可怕。时髦的东西未必有用, 当然更未必是好东西。 提出上述三点悖论,无意于贬低新自由主义。然而,我 们必须了解新自由主义作为理论的局限性。 的确,自由美丽的像花一样。然而,就是为了这朵美丽 的自由花,固执的德国经济学家竟然进行了 百年论战?慢慢拨开繁琐的概念和逻辑, 百年论战实际是一场哲学论战。这是关于 自由相对论的论战。自由是相对的。主体的 自由,往往构成客体的不自由。主体的绝对自由,可以导致 客体走向通往奴役的道路!在自由 主义之路上,我们见识了黑奴、鸦片和虚拟的金融 衍生商品。 德国历史学派的哲学修养令人钦佩。其实,从古典自由 主义,到新自由主义,自由主义的 花环遮掩着一个关键词:扩张。这是拥有主体性的 发达经济体系向外扩张的自由。对于不发达 国家,盲目地接受自由主义,差不多等于接 受花样翻新的殖民主义。 数遍阅读哈耶克先生的《通往奴役的道路》 ,终于理解 了奥地利近现代以来悲惨的历史命运。的确,自由美丽得像 花一样;然而,美丽的花朵却无法挽救自己的祖国。 写到这里,笔者不能不充满忧虑地回望自己的祖国。 三、中国经济学的历史与现实。 解放。 中国拥有非常优秀的古典政治经济学。早于世界其他国 家将近两千年,中国就可以娴熟地治理一个超级大国了。 早在汉朝,中国已经有系统的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甚 至有系统的产业政策。 《盐铁论》记录了中国两千年前的经 济学大论战。桑弘羊对经济的深刻理解,绝不亚于近现代西 方经济学大师。到了唐朝,中国已经拥有涵盖全国的商品交 易市场,已经开始进行远达欧洲的国际贸易,长安城是世界 最繁华的商业中心,丝绸之路是最早的国际贸易大动脉。到 了宋朝,中国已经大量使用纸币(角子) ,并建立起了较为 系统的通货膨胀理论,王安石的青苗法就是 政府的货币政策,那时的中国总理已经知道 用平准的方法进行宏观调控了。及至明清, 工商业快速发展,全国性的贸易体系基本形成,形成了若干 商品交易中心,甚至形成早期的金融中心,山西的钱庄闻名 天下。 遗憾的是,早熟的经济发展,制造了过于发达 的政治制度。这一政治制度,终于成为近代经济发 展的桎梏。我们在完美的地理孤立中落后了。西方国家先于 我们完成了工业革命,并用工业革命的成果,轰开了我们的 国门。来自外在的摧毁,在破坏旧有制度的 同时,彻底地击碎了中国的文化自信。文化被摧毁,使历史 特性失去了载体。从此,我们的灵魂开始去流浪。 是的,我们一直在追求解放。我们的躯体早就已经实现 了解放。可是,我们还在寻求解放。解放什么呢? 中国有过盗火者。无论是盗 来的,还是送来的,都是别人的东 西,我们始终都是客体。一个抄字,确实了 得。虽然,也抄出了一堆的大师 。但是,由抄成的大师 们规划出来的制度和政策,是否既能吸收 先进文化的精髓,又能有效地处理历史特性 呢? 中国比以往任何时候都需要哲学。我们是如此地重视 先进性。一切普遍性和一般性的理论,我们 都以为是先进的。只要是先进的,我们就毫 不犹豫地生搬硬套。教条主义泛滥,形而上学猖獗。一声炮 响送来了马克思主义,又一声春雷送来了新自由主义。我们 一直在追求形式上的解放。我们甚至相信我 们已经完成了解放。然而,那不过是用一种 枷锁替换另一种枷锁。没有了灵魂,即使解开了枷锁,又能 放归何处呢? 讨论中国经济学,不能不研究路径问题。 改革开放前的中国经济学,具有深厚的德国血 统。 中国近代以后,深受日本学界的影响。而日本近代以后 的经济学家,深受德国历史学派的影响。日本的经济制度, 是模仿德国体制建立的。一百年前,中国开始出现马克思主 义思潮。特别是 1949 年建国之后,中国模仿前苏联,建立 了社会主义制度。列宁当年思考苏联政治经济制度的时候, 政治的思想源泉是马克思主义;而经济的思想源泉是德国历 史学派。事实上,马克思主义经济理论,本身就属于历史学 派的范畴。笔者非常钦佩马克思的理论。但是,我们必须看 到马克思本人的历史局限性。马克思在思考公平正义等社会 问题时,目光停留在了生产资料上。生产资料公有制成为马 克思主义解决社会问题的基本答案。在某些特定的空间和时 间, 这一答案异化为神圣的戒律。 这一点深刻地影响了列宁, 当然也深刻地影响了。这就使得唯物主义者们犯下了 唯心主义错误。中国的经济理论,始终受制于二手的、不成 熟的德国经济理论。中国的经济学理论,到 处都能找到德国人的影子,却始终未能掌握历史学派的真 谛。 中国一经改革开放,就投入到新自由主义的怀抱。 中国改革开放三十年,就是新自由主义与社会主义激烈 碰撞的三十年。 短短三十年中, 新自由主义在中国攻城掠地, 由渗透逐渐成为主导,最终成为主流。有趣的是,仍然没有 放弃社会主义制度的中国, 新自由主义竟然成为显学。 并且, 就经济层面而言,已经成为经济制度和经济政策的理论依 据。而且,新自由主义已经成为改革派或 改革的标签,甚至影响到组织人事制度安 排。更为有趣的是,新自由主义还形成了一种文化的审美倾 向,在学术和传媒领域,新自由主义几乎等同于现 代化或时髦。新自由主义也确实像 化妆品般的被滥用。中国发生的事情,让许多新自由主义理 论家们目瞪口呆。笔者感到十分惊讶,一种经济学理论,可 以产生如此复杂的文化冲击,甚至形成奇怪的社会现象。 笔者在研究新自由主义对中国的影响的时候,非常惊讶 地发现,中国的自由主义者们比我们想象的要走得还要远。 中国的自由主义带有强烈的古典自由主义色彩。那种缺乏道 德追问和道德关怀的达尔文主义,几乎随处可见。我们甚至 堂而皇之在制度和政策上,继续奉行早已被新自由主义唾弃 的萨伊定律。笔者必须说明,正是这貌似进步,而实为历史 倒退的理论创新,将中国的政治制度和经济 制度导入了全面扭曲的困局。 历史总是让人无奈。研究中国经济学的路径选择,令人 不免唏嘘。 中国理论战线一直存在改革派和保守派的争论。形式 上,颇有点像奥地利学派和历史学派的论战。然而,内容却 庸俗得多了。他们始终无法上升到哲学的高度。如果,这真 的是一次关于方法论的论战,中国已经产生了一批真正的经 济学家了,中国在经济制度和经济政策方面可以少走很多弯 路。非常遗憾,被庸俗化了的论战,更像商人与官人的争吵。 争吵的结果,就变成了嵌入式改革。市场经 济被一点一点地嵌入公有制体制。在各种力 量搏弈下, 制度一点一点地变形, 并努力在变形中保持平衡。 嵌入式的过度装修, 根本无 法建立起本民族科学的经济学体系。在经济学领域,我们只 能依赖进口。 所以, 从事装修 业务的经济学家成为主流。老实说,这真难 为了当代的中国政治家。毫不夸张地说,中国当代政治家非 常了不起,在如此剧烈的扭曲中,竟然维持了政治稳定和社 会平衡。 在赞扬中国当代政治家的同时,我们必须清醒地认识到 一个关键点,那就是中国拥有无与伦比的国民素质。是中国 国民无与伦比的牺牲成就了今天的奇迹。 我们可以不深刻,但是,我们不能不清醒。扭曲是有极 限的, 牺牲是有极限的, 奇迹也是有极限的。 嵌入只可以用于装修, 而无 法完成重建。 中国的学者或许可以从佛莱堡学派得到一些灵感。中国 的政治家或许可以从艾哈德身上得到一点启迪。或许,中国 也需要一次经济学的百年论战。 许久了,我沉浸在 1840 年到 1941 年发生在欧洲的百年 论战之中。这场论战是偶然的吗?一个被压抑和欺凌的民族 开始崛起,最需要的就是思想解放!德国自十九世纪以来, 产生了宛如星河的思想家(包括马克思和恩格斯) ,这是偶 然的吗?这才是真正的思想解放! 审视中国经济学的历史和现实,心情不免压抑而沉重。 我们所寻求的解放。不过是从一种桎梏跳入另外一种桎梏。 通往解放的道路仍然漫长。 四、走自己的路。 魂兮归来! 本文无意于进行任何批判。我们执著于是非太久了。中 国学术失去主体性已经太久了。没有灵魂, 就没有办法建立主体性。我们需要放下世俗的浮躁与浮华, 进入精神的宁静与禅定,让高贵的灵魂重返正在僵化的躯 壳。 我们需要规划未来。 中国经济学发展的第一步是去庸俗化。阅读中国经济学 家的文字,常常感到痛楚。我们可以不讲科学,但至少要有 哲学。 就算没有哲学也罢了, 但不能放入脂粉 和眉眼。 中国缺少贵族式的论战, 近代以后, 我们没有一次用笔完成的战争。笔者认为,终极的胜利只能 用笔来完成。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笔杆子里面出真理。中国 经济学应该是真诚的、严谨的、科学的。但是,中国经济学 首先应该是高贵的。高贵是如此的珍贵。精神上的耸立,才 会有学术上的高度。精神不能耸立,其他东西崛起来干甚 麽? 中国经济学发展的第二步是去工具化。经济学去庸俗化 的同时,极易倒向所谓精密科学的歧路。那 种基于数学的经济学描述,其实是另一种庸俗化。放弃民族 立场, 脱离哲学根性, 将经济学变成钱计学, 是金融寡头的营销技巧。中国目前出现的大 量分析师经济学家和机构经济学家 并非偶然,那标志着金融寡头已经严重越界 了。 放弃立场和根性的工具化倾向, 与庸俗化同样可怕。将经济学工具化,是金融殖民主义的经 典做法。三百年来,一直如此。 中国经济学发展的第三步是回到历史。我们必须深刻地 认识自己的文化根性。我们必须回答我是谁? 我们必须清晰定义中国的历史个性。我们必须回答 我从哪里来?我们要准确进行时间和空间 的定位。我们必须回答我在哪里?我们必须 明确规划未来的方向。我们必须回答我去哪里? 中国的思想家如果不能解决哲学问题,就无法去庸 俗化,也极其容易工具化。我们只能徘徊于小康 概念,用阿拉伯数字代替理想。 中国经济学发展的第四步是面向世界。我们必须以科学 的态度与世界进行平等的交流。请注意两个关键词:科学和 平等。科学要求我们,在学术上放下宗教情怀,不再迷信任 何理论,不要跪下我们高贵的膝盖,不再顶礼膜拜,不再低 头爬行;平等要求我们,在尊重知识和真理的同时,尊重我 们自己的历史,尊重我们自己的文化,尊重我们所处的特定 环境,在尊重的基础上兼容并蓄,均衡发展。经济学不应成 为政治的奴婢, 经济学不需要脂粉和 眉眼。科学和平等是我们需要坚守的底线。我们的 视野,应该超越国界,在更广阔的时空进行思考。 中国经济学发展的第五步是实事求是。我们不必拘泥于 和社会主义的概念和逻辑;我们不必受限于新自由 主义的市场经济范式。我们可以建立适合中国文化特点的所 有制形式;我们可以建立适合中国历史特性的市场经济体 制;我们可以用法律约束行政官僚和金融寡头的权力;我们 可以限定中国政府的职责和成本。我们可以用中国的语言说 清楚中国自己的事情。同时,我们也可以系统地提出,建立 新型国际经济秩序的一般性原则,就如同当年周恩来总理为 国际政治建立的和平共处五项基本原则。当 然, 我们一定能够在保持效率的同时, 实现各个方面的均衡。 中国经济学真正的难点在于哲学。缺乏哲学的根性,经 济学的大厦就没有坚实的基础。缺乏宗教信仰的人们,很容 易从达尔文主义出发,重复古典自由主义的老路。从这个意 义上讲,重新整理中国的哲学,重建我们的哲学根性,就显 得更为迫切,也更为重要。做到这一点,中国将为世界精神 文明作出重要的贡献。 中国经济学的希望在青年。近代以来,中国的战败情节 一直挥之不去,反抗性思维压倒了创造性思维。过度敏感和 过度反应时常破坏我们的理性思维。有时候,我们将反抗本 身当成了目标。我们一直希望通过特定的事件,或者特定的 数字证明什麽,结果却模糊了真正的目标。中国的经济学就 应该只是经济学,既不是理想主义的乌托邦,也不是现实主 义的赶超理论。我们必须回到人性的关怀,我们必须追求人 与人和人与自然的和谐。中国的青年可以放下历史的包袱, 重新审视历史,理性地直面未来,为中国寻找到一条合适的 道路。 中国的经济学必须直面现实。中国在经济迅速发展的同 时,财富急速向食利者阶层集中,生产效率开始下降,社会 矛盾开始激化;与此同时,国际金融危机迅速蔓延,外部环 境开始急剧恶化。 中国已经进入了多事之秋。 中国的经济学, 不应成为嘉靖朝堂的青词。中国的经济学要 能解释问题,中国的经济学要能解决问题。中国经济学不仅 要为中国经济问题寻找答案,也要为国际经济问题提供解决 方案。 经济学更接近美学。经济学是研究动态平衡的学问。经 济学家应该是美学大师,经济专家应该是艺术家,他们是平 衡的缔造者,是美的创造者。平衡是天地人之间的大平衡。 中国经济学可以秉承中庸之道,在大开大合之后,恢复和平 宁静。在和平宁静中,养成大气、深邃和淡定,浩然耸立, 风范天成,独领风骚于天下。 真诚地希望,中国的政治家为中国的哲学以至于经济学 发展提供充分的空间。政治应该学会也必须学会倾听。政治 永远是哲学的孩子,政治永远是经济的兄弟。政治一旦走向 奴役之路,庸俗就会遮蔽高贵,冲动就会代替理性,暴力就 会淹没线;,需要一个良 好的人文环境。我们并不希望中国出现俾斯麦。但是,我们 真诚地希望中国出现艾德勒。至少,我们可以学会欣赏和支 持中国的艾德勒。 最后,我要赞美德国历史学派的伟大。他们是德意志 灵魂的守护者。为了履行守护 的责任,他们不惜进行百年论战。 我们的祖国已经期待很久了。谁来做虔诚的执幡者,谁能登 上昆仑山呼喊:魂兮归来!谁会成为伟大的战士,光荣地履 行守护的责任。为了中国的主体性,我们绝 不介意与任何对手进行新的百年论战。 本文以佛莱堡为题,并非源于文章的主题。老实说,是 因为我喜欢德国人的大气、深邃和淡定。在大英帝国如日中 天的时候,德国人没有顶礼膜拜。他们开始了艰难的哲学追 问,他们产生出许许多多令世人仰慕的大师级学者。二十世 纪初,德国是世界经济学的中心,全世界的经济学人朝圣般 的前往德国。尤为可贵的是,德国的学者不仅仅是书斋里的 强者,他们一样是社会实践的强者。从俾斯麦,到马克思, 到艾德勒,他们真诚而严肃的践行着他们的思想。 本文标题中使用掠过一词。是因为没有 深入具体的细节,只是轻轻地掠过。同时,掠过 的含义还包含了不想停留,掠过佛莱堡,掠过奥地 利,也掠过芝加哥。最后,掠过更深的寓意 是超越,思想的翅膀是没有时间和空间限制的,我们可以飞 得更高,飞得更远。 无论如何,我都不想掠过北京。飘荡的灵魂,终究需要 归处。任何一个思考者,他的灵魂最终都将属于他的祖国。 我不想去做流浪儿,中国人天生就不具备 世界人的气质。我会将自己的灵魂永远系留 于居庸关的烽火台上。 谨以此文纪念改革开放三十年和建国六十周年。

admif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